2100关口漂浮不定 中厚板“荣登”为最差成材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6-13 08:34   61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6月夏季,钢市再度陷

6月夏季,钢市再度陷入困境,各成品材价格再度演绎较突出的回吐行情,继续加速走低。截至发稿时,京、津地区三级螺纹钢的价格调整至2160元,邯郸、武安中厚板价格最低至2110元,天津、邯郸热轧价格最低至2300元,冷轧卷板天津地区价格保持在2960元,中厚板的市场价格在此轮调整中很“荣幸”地成了表现最差的品种。目前武安地区钢厂锁价最低至2120元,而该价位的订单量仅能撑到本周后期,进一步降价跟市在所难免,中板华北地区价格2100元大关摇摇欲坠。而经过此轮下杀,中板市场南北价差得到有效浮动,目前上海地区中厚板的价格保持在2240元,广州地区中厚板价格保持在2470元,邯郸地区价格在2130-2140元,天津价格在2220元(预计后期仍存调低空间)。如此,对于资源的分流或将逐渐形成有利的条件,对于价格的实质性止跌或能起到缓冲作用。

而对于此波钢价调整,中厚板率先逼近2100元大关,对比各成品材,中板缘何成最差的成材,市场价格缘何“垫底”,我们或许该深入抛析一下。

1、民营钢企占半壁江山日锁价政策对市场反应更为敏感

在板材产品中,中厚板市场的定价机制与冷热轧板相对不同。相比较于一线钢厂占据主流的冷热轧市场,其基本以一月一次订货价,月底再给结算的定价机制,中间代理商这个群体在市场价格的波动中起到很大的作用,且无论是从“资金的蓄水能力”还是从其自身对于外在因素的敏感特性上来看,都有其相对较强的跟市定价权,钢厂根据市场价格的波动相对性地给予各代理商返利或者是追补。如此,钢厂价格的定价空间相对较宽,且对于市场的反应上或也相对滞后。

而对于中厚板市场而言,民营钢企较为集中,大厂的优势不明显,相反,以武安地区较为活跃的普阳、文丰、元宝山、金鼎以及石家庄地区的敬业钢厂在整个华北地区的表现较为突出,这主要基于其固定的日锁价政策,对现货市场价格起到一定的风向标作用,而钢厂自身根据锁单情况调节定价,相对性地对于需求的实质反应更为直接。

2、华北钢厂产能利用率80%以上中间商接单谨慎导致钢企库存压力大

在淡季钢市,华北钢厂的产能利用率仍旧保持在80%以上,而随着需求的疲弱以及价格的持续阴跌,中间商拿货的积极性出现明显的下降,终端采购情绪也偏低,整体资源的消化陷入困境。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4月份中厚板产量创下半年多的新高为630.64万吨,其中中板的产量更是创下近一年的高点,出口市场虽有所回升,但力度相对有限,资源新增压力仍旧是达到了近半年高点。而从国内流通环节库存的上量来看,整体偏小,且中厚板市场民营钢企占据半壁江山,日锁价的政策使得市场对于需求的反应相对较快,对于价格的走跌预期以及自身终端采购量的减少,中间商整体的接单操作出现明显的下降,同时市场大范围活动的定轧业务也在这种行情中会加剧民营钢企的价格混战,对于现货价格的下滑也形成推波动助澜作用。

据统计,国内29个重点城市中厚板库存总量为97.52万吨,其中邯郸、天津总量分别在4.8和2.28万吨。而我们所知,武安地区中厚板厂家普阳日产量保持在7-8000吨左右,文丰钢厂日产量保持在5000吨左右,金鼎钢厂和元宝山钢厂合起来日产中板的量也能够达到5000吨,武安地区日均中板的产量能保持在1.7-1.8万吨左右。相比较邯郸市场的低位库存量,钢企资源的压力仍旧突出。而据中钢协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中旬重点钢企粗钢日产180.6万吨,全国估算值为228.5万吨,重点企业库存1656.7万吨,旬环比增幅为4.62%。而据调研显示,目前武安地区中板厂的订单量仅能维持到本周末,钢厂价格在后期仍将继续被迫降价。

3、需求疲软是市场硬伤资金缺失下托盘受困

纵观现下钢材市场,在矿价反弹情况下,成材的价格却跌跌不休,中厚板市场价格更是继续挑战市场心理底线。在6月淡季,需求的疲软一览无遗,无论是制造业数据的低迷、工业增加值增速的下滑还是投资的减速亦或是进口数据的低迷,都显现出当下我国内需依然偏弱,年内两次的降准和降息未出现实质性的效果。对需求反应相对直接且定价更为迅速的中厚板市场在民营钢企价格调整的拖累下,现货价格的持续快速走低或也是必然,而市场价格的调整力度以及频率也将整体大于冷热轧板。另外,另外中厚板的主要下游造船业景气度降至低点,1-4月份全国船企新船订单663万吨,同比降78%,国内船厂近12个月出现订单下滑,造船业破产潮已开始出现。

而资金面整体状况也不乐观,也使得目前的低价无人问津。对于民营钢企占主流的中板市场而言,托盘的方式仍旧较为活跃,部分代理商利用手中资金量保持一定的征订水平,然后再向其他代理商分量,钢厂得到资金安排生产,但是现在货币政策虽整体宽松,但对于涉及钢材的企业以及商家的贷款均出现了明显的限贷以及停贷操作,再加之整体价格下行,资源的分流偏差,使得托盘业务难以开展,加大了钢企资源的消化压力。而在中厚板市场上,定轧业务也较为常见,商家以低库存、零库存操作将风险降至最低,但是需求疲弱、订单量大大下降,定轧业务难以展开,钢企资源难以得到有效分流,对市场形成相当大的压制。

综合来看,民营钢企的日锁价政策在当前需求疲软、单边下行的市场格局中进一步加剧了价格的调整空间,而资金面的制约却是对中板市场较为普遍的托盘业务形成打压,资源的分流难以开展,钢企库存压力突显,加之产量攀升,资源新增压力进一步放大,杀价接单也成为市场的主要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