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 中国钢铁业国有资本比重将进一步下降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5-21 16:20   28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5月16日,在北京举

5月16日,在北京举行的第九届中国国际钢铁大会上,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表示,“去产能”过程中应加快钢铁企业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

陈德荣建议,应将推进钢铁企业兼并重组与推进国有钢企的混合所有制结合起来,并允许和鼓励外资参与中国钢铁产业的兼并重组。

“缺乏政府的特殊保护,国有钢铁企业原有优势将荡然无存,从2015年行业盈利排行榜可以看出,国有钢铁资本从充分竞争性行业逐步退出已是一种必然趋势。”陈德荣预计,中国钢铁行业的国有资本比重将进一步下降,与此同时,中国钢铁业将出现像安赛乐米塔尔这样亿吨级规模的航母型企业。

去年中国钢铁产业集中度进一步下滑。粗钢产量排名前十的企业合计产量占全国比重为34.2%,同比下降0.8个百分点。

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粗钢实际产能超过12.5亿吨,去年产量8.04亿吨,产能利用率不足64%,属于“严重过剩”范畴。由此带来行业的亏损额则不断刷新。钢铁企业去年每月亏损额在100亿元以上,主营业务全年累计亏损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亏24倍。

“中国钢铁新一轮兼并重组的时间窗口已经打开,在行业陷于最困难的时候,兼并重组的阻力会更小。”陈德荣称,即将展开的新一轮重组是市场化的减量重组,通过重组出清“僵尸企业”,在规模上实现“1+1<2”,但在竞争力上“1+1>2”。

中国正在大力推进钢铁产能压减工作,计划在“十三五”期间压减钢铁产能1亿-1.5亿吨。与此同时,随着“小阳春”行情到来,部分停产产能复产,中国粗钢日均产量连创新高,4月日均产出为231.4万吨,刷新了2014年6月创下的峰值记录。

鞍钢集团董事长唐复平亦赞同上述观点。他警示,若“去产能”后产业集中度仍然低下,即使“去产能”的效果阶段性显现,一旦行业复苏,产能仍然会迅速大规模无控制释放,新一轮的产能竞争又将重新开始,产能过剩可能还会再次凸显。

这家东北最大国有钢企的新任掌门人认为,先期停产、破产的竞争力差,应属淘汰的落后产能,原则上不应再实施破产重组,在剥离相关“负担”后再重启,会加剧行业的过剩状态和竞争格局。

“要关注应淘汰的钢铁企业以各种形式重新启动的可能性,杜绝这类企业死灰复燃。”唐复平称。

作为国内钢企龙头,宝钢曾多次传出与武钢兼并重组的“绯闻”,不过双方均予以否认。

陈德荣称在此次会议上表示,宝钢在制定未来发展规划时,已将发挥品牌、资金、设备、技术、人才等优势,通过与行业其他企业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作为宝钢“一个可行的选择”。

他还表示,“具体(并购)项目正在研究中”,并将向新日铁住金、JFE等日本先进企业学习兼并重组的经验。

2007-2011年间,中国钢铁业曾掀起“兼并重组潮”。宝钢重组八钢、韶钢,武钢重组昆钢、柳钢,首钢重组水钢、长钢、通钢,鞍山钢铁集团与攀钢重组等;同时,区域内钢铁集团密集涌现,山东钢铁集团、河钢集团、渤海钢铁集团先后成立。到2011年,中国CR10钢铁产业集中度一度高达49.1%。

然而,兼并重组的结果多表现为“大而不强”,甚至成为包袱,“分家”现象屡有发生。宝钢旗下的八一钢铁、韶钢松山去年均亏损超过20亿元,拖累宝钢业绩。面对亏损额占据总亏损额三成以上的攀钢,鞍钢集团亦被指“已有意将其甩开”。

4月下旬,合并不足六年的渤钢正式“一拆为五”,宣告上一轮兼并重组运动的全面破产。

失败案例尚在眼前,并未削弱中国钢铁业掌舵者们对行业兼并重组重要性的认知。

“产能过剩就是竞争无序,要解决这个问题,企业就必须兼并重组。”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在今年“两会”期间称,只有企业兼并以后,才能在一个新的企业集团下面来统筹考虑区域的布局、产量的布置和安排。

他还提醒,“兼并”仅仅是手段,根本目的是“重组”,即涉事企业需要从“物理反应”到“化学反应”,实现深度融合和真正的协调增益发展。

界面新闻记者此前获取的一份来自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的内部报告显示,中国将考虑通过兼并重组形成1-2家超亿吨粗钢产量企业,3-5家5000万吨级以上企业,6-8家3000万吨级以上企业。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则在电话中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具体统一的提法,一切取决于市场。”